喻疏V

你见过谁拿热水洗菜?

《原来真的有人会在我之前选择去死》 2018.3.29

【顾尹】你是那光一样的少年

顾铭衣真他娘的不正经。
我敲下这句话的时候,顾同志正在躺在我的大腿上吞云吐雾。
妈的,这人是快要成仙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给她吓了个激灵,以为我从屏幕里看见鬼了,好奇地凑过来看。
好嘞,她刚吸进去的这一口烟全喷在了我脸上。
“我承认。”她看我被呛的难受,强忍着笑说,“我的确不正经。”
于是,开头的一句变成了:顾铭衣真他娘的不正经。她自己也这么觉得。
+++
顾铭衣是真的不正经。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高一十三班的教室里,其实我并没有特意要看她。问题就是她那打扮想让人注意不到都费劲。打个比方,一片向日葵,她就是那个拒绝向日的那个。棕色中分短发,金丝框眼镜,HAB外套,supreme卫衣,Aj1黑脚趾,连袜子都是vans的。“这他妈的得多少钱。”我在心里念叨,算了算她这一身的钱估计够我花五年的,咽了咽口水,“等我看看能不能勾搭一下,这三年能过的滋润不少。”
+++
其实顾铭衣挺好勾搭的。
这是我一个月后在小卖铺端着泡面的时候,才意识到的。
不得不承认,顾同学的气场真的大,就连在小卖铺杵着吃桶泡面,也能有几个学长学姐的来要个qq。我端着泡面好容易挤到她旁边的时候,生怕她还不认识我这个同班同学。谁知道她开口就是一句充满着东北色彩的“咋着了?匆匆忙忙的,教室着火了?走,去看看。”然后她拉着我的手,挤出了小卖铺。
“活着真好。”
“铭衣你好,我是尹……”
“我认识你,尹枫,对不对。我说你们都怎么回事啊,我难道是不长脑子的吗,开学那天不都做过自我介绍吗,怎么还都当自己是陌生人呢。”
“可你那天没来。”
“……”
+++
顾铭衣那张嘴是真的贫。
怼天怼地怼队友,无所不能。从毒鸡汤到人生歪理都能扯上点屁。
我曾经问她,咋就能这么受欢迎。
“哎,人生啊,我也没想过要这么火啊,但是吧,人这一辈子,总得有点东西是能拿得出手的,就像你,你会画画。”
“那你有什么?”
“钱。”
+++
小狼狗。
是不是这个意思。
反正不是小奶狗。
我第一回跟她说这个的时候,换来了她的一句“你才是狗。”
现在寻思寻思当初我头回见着她我就喜欢上她了。真的觉得自己还挺幸运的。也觉得自己在撩持别人的时候机智的过分。当初没和她搞对象的时候,她那后桌,长得还挺好看的一个小男生,大概是暗恋顾铭衣。但是可能是青春片看多了,以为前后桌就能像柯景腾沈佳宜那样。今天送巧克力明天送小蛋糕的,虽然这东西都是进我肚子里了,但还是醋。好迈,小蛋糕谁没有啊。结果我用小蛋糕收买了我前桌,把他俩撮合在了一起。合着两人正好住一个寝室,搞起对象来也方便,也省得被学校抓男女关系过密了。
+++
高一那年她比较闲,经常陪我在画室呆着,她看起来比第一天正经多了,校服外套里面每天一件衬衫,365天不带重样儿,不过校服裤子从来不穿。有一次她听着音乐睡着了,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洒在她的泪痣上。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词叫“静好”。于是我给她画了下来。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那幅画被我放在我床头的小柜子上。后来我妈觉得碍事,就给收起来了。
+++
我是高一篝火的时候跟顾铭衣表的白。她答应地挺爽快的。完全没有什么同性恋会被鄙视的顾虑。那天她跟我坦白说,她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而且睡过了。不过后来他出车祸死了。我问她这车祸该不会是有意安排的,她说,别问这么多。
“你介意吗?”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挺难受的。她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有时也有这种无奈。
我看着她说,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的下半身。
我朋友跟我说,她可能只是想玩玩。妈的,那我也不介意,至少有过曾经。那时的我,单纯地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就这么甜地过下去。
+++
后来学校陆陆续续开除过十来对异性恋搞对象的。我俩也没管那些,天天压操场也从来没被抓过。她跟我说学校领导的思想过分的死板,我说,要是不死板你早回家种地了。她说不能,要那样她就把这块地皮给买了。
+++
高二上学年她接了场戏,挺好的资源,口碑也挺好,她也算是个腕了。
不过不怎么来学校了,因为总有人会追着她大呼小叫,要合影的,要签名的,甚至还有问衣服是在哪买的,应有尽有。
不过说起来,我挺想她。
我挺想回到之前,我们穿着红黑校服互相嘲笑的日子。
她高二篝火那天跑回来跟班里唱歌最好听的男同学唱了首歌,《追光者》。在全校师生面前,她穿着板板整整的白衬衫,乖巧得像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而我却还是想见到当年那个一身潮牌叼着烟的她。下面她的迷妹迷弟们都在喊她的名字,喊着在一起,喊着我爱你。我听着难受,跑回了教室。
她还是那么光芒万丈,头发染了新的颜色,衬衫换了新的款式,也换了更贵的烟。
等她在教室找到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问我怎么了,我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我马上就要走了,去北京,集训十个月。我不想告诉她,她已经走向远方了,圈子里那些规矩也挺乱的,没必要让她对我再有什么挂念。
+++
我在飞机上的时候才给她发的微信。她输入了好久,却只回了一句话,“我在三环里面有个房子,住我那吧,安全些。”当我拿着钥匙,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背着画板站在玄关处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一直都是我在麻烦她,为什么我一点都帮不上她?我有什么资本让她对我这么好……
两个月后学校放暑假了,她正好在北京有个啥啥啥活动宣传,就跑来跟我一起住。第一晚注定是不眠夜,以至于我第二天在画室睡着,被罚了十张速写。本来想找她算帐,谁知道她那天通告一直跑到下半夜,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成了一条狗。
+++
最近顾铭衣上了几个综艺,不过那几个综艺的制作方也都挺不要脸,就因为青春校园言情剧能赚流量,就把cp往死里炒,非要把她拍那剧里的cp炒到节目中,结果节目扑街。顾铭衣老大个不爽,微信跟我骂了好几天娘,告诉我别看电视,她自己看着都累挺。要么我说有钱怎么都任性,她录完这一季就没接下一季。
+++
北京的天气还是较大连那边暖和许多,当然也干许多。还有在大连不曾见过的,满大街乱窜的自行车,我本来想学着骑,不过首次尝试就把车撞在了马路牙子上,还赔出去了好几百。三月份的时候,全城的花都在打骨朵准备开花,顾铭衣这个属青蛙的又丢下我去满世界地录节目去了,我自然也没太多功夫去管她。画了半辈子了,要是哪也没考上,我妈估计得扒了我的皮。幸好,我清华的考试很顺利,说起来是不还得谢谢顾铭衣,可能是跟我总共被罚了一百多张速写五十多张色彩有关。
一个月后出分,我考上了。
当然是开心的,那天我站在别墅的落地窗前,忽然觉得,好累好累。我本来想考一个清华然后考北师央美啥的,现在看来也都不需要了,我该收拾收拾回学校上课了,地理那些狗屁玩意我估计早就给忘光了,现在给我张卷子我连二十分都答不上。
我还得高考,不像某些人,艺考早考完了,几百万甩出去了,唯一要做的就是干瞪眼等着拿中戏毕业证。
我走之前给顾总的房子从里到外收拾了一遍,直接给我累躺下了,后知后觉地觉得,跟当勤杂工比,画画还算是件轻松的事。
+++
剩下的三个月过的过分的快,可能是因为敲定了清华的录取,或者是因为顾铭衣总是跑回来烦人,虽然每次来都被班主任揪出去,说是她撩持我们,我们没法安心学习。我都不好意思告诉班主任这人是专程来烦我的,我怕他也不让我进教室,那不就完了,我这地理还没有几分。不过这样感情也好,看她这一出,我这抑郁症也犯不起来。
再后来我成了全校美术第一的那个,妥妥的清华美院录取。班主任跟我唠嗑的时候说我和顾铭衣是这一届最给他长脸的两个玩意,我偷偷想,那是你不知道这俩玩意还有一腿。
+++
高考后的那一个月顾铭衣把所有节目全推了,说是没档期了,可是鬼才相信。她带着我天南海北地旅游,从大连出发一直走,从欧洲绕了一圈走到了美国。
在刚出发的飞机上我损她:“你真当你自己不是个腕啊,就不怕你的哪个小迷弟认出你了,然后把我打晕,把你迷昏了喂春药?”
她叼了一根烟在嘴里,因为打火机刚被安检小姐姐收了,就只能干叼着,说:“你想就直说呗。这么想当攻,你知不知道攻也很累的?”气得我直翻白眼。
我给她拍了好些照片,不过比起她给我照的那些,简直是丑的要死。不过她倒是不咋介意。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人好看,怎么拍都好看。我一方面惊叹她的不要脸,一方面又觉得这句话真他妈哲理。她的粉丝这段时间也像过年,因为她闲的没事就发微博、ins,有时还会更个公众号的小作文。照片全是九宫格四宫格照片,文章全是冒着粉红泡泡的初恋风格。粉丝看的嗷嗷直叫。
+++
再后来。我学的陶艺,顾铭衣问我这跟画画有个蒜苗关系。我想了想觉得似乎也不太有,当初选这个单纯是图个好玩,而且听说要是学的好还能挺挣钱,我跟她说我总不能老让她养着我,都是成年人了。她坏笑着说,那感情好,以后可以少跑几个通告,晚上多回来几天。
我现在跟她一起住在她那个三环内的别墅里,并且不顾她的阻拦把我的房间刷成了粉的,完成了我之前住着时候的愿望。她皱着眉说这以后要是卖可咋办。我说,我买,收藏。她说,你赶紧去做罐子吧。
+++
她总是会倒出一两个月在北京陪我,如果赶巧剧组在北京拍戏的话,陪我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我总是被她搞得筋疲力尽,瘫在沙发上,一天不出门。顾铭衣皱着眉说自己是在养猪,却还是拿起手机订来全北京最好吃的糖炒栗子酸辣粉烤鸡翅榴莲酥上校鸡块烤面筋麻辣拌土豆牛肉盖浇饭,然后我吃着,她躺在我的大腿上吞云吐雾。我问她什么时候能把烟戒了,她说,下辈子吧。
这是我十九岁时的生活,顾铭衣比我小一岁,那是刚刚十八岁的,光一样的少年。
+++
后续
很后来很后来了。大概是我二十五岁的时候。
我跟顾铭衣分手了。我提的。她的名气越来越大。在中国,或是说现在的中国,我们的爱情无法被接受。所以我选择牺牲我自己,给她一个更美好的未来。那天她在他的房间望天,我在我的房间缩成一团。我哭了,可她的眼睛干干的,仿佛有山河大海。我永远都记得那天她跟我说,她不需要未来,所有事物,都会是未来。我却依旧是不相信。她最后发给我的一条微信,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她说,对不起。我哭得崩了,没有回她。可是我想告诉她,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后来他跟一个名气挺大而且长得贼好看的男明星在一起了。
不是一直炒cp的那个。要不我说,那个圈子里有时候是真的有意思,在一起的都没叫人炒过,炒过的都没在一起。
公开后,几十万网友都刷着99。我开着小号一条条得翻过去,边翻边流眼泪。这满屏的99里,都是像我一样默默爱着她的人。是她粉丝,不是她粉丝,都在祝福她。我跟了一条,她没有回我。估计是没看见,毕竟好几十万人中,我也只是一粒尘埃。
“人越长大越会明白,世界上有种最好的东西,叫得不到。一开始你是我的秘密,我怕你知道,又怕你不知道,又怕你知道却装作不知道。我不说,你不说,又远又近。那现在,请让我以朋友的名义,继续爱你。”
亲爱的,祝你幸福。




张澈以/喻疏
2018.2.11-2018.2.14

新后宫,液!
头可断血可流我的鞋不行!!

喻声x白彻

想收拾收拾开原创cp喻白。【喻声x白彻】
原创以后会带tag 喻说还休
看看吧。看看能不能开。
北南最近看的紧,不好更,大不了先搁那,等过一阵再说。能好点就继续,不能就这样吧。没办法。
喻白应该会有挺多要写,想了一些,没时间写下来,因为天天数学课,作业也挺多。今天有四道导数六道椭圆。
尽量高产点吧。
喻白总会想到立白洗衣液,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白彻这个名字是脸滚键盘滚出来的,听起来有点像白起(?)
其实并不是很想叫喻声,和我名字太像。有点难受。但是想不到好名字,脸和键盘都不配合我。有人帮我想一个吗……喻balabala
这样吧。开始宠幸lofter。
好像还欠了《与荒野》和《昨日的你》没写,《多嘴》就出了。
有只虫子在我屏幕前打转,它看走了眼,以为遇到的光源都是火。我也一样。以为遇到的狗都是人。